旅游攻略 旅行网
您现在的位置: 旅游攻略-乐享旅行网 > 上海地区 > 上海 > 淡水路、新天地、老西门一路行
淡水路、新天地、老西门一路行

这个周末到淡水路、新天地、老西门几处走了走,觉得似可一记。

本来是说好与班长一起到另一位同学的店里去的,近老西门的吉安路。班长去为他摆弄店里的电脑,我也有一堆关于电脑的事要问,当然也趁机会聚聚。 不料到周五当天的上午班长来电话说,那位同学临时有要务,改日才能再会,于是问我“我们怎么样?” 我想了想,记起早上来的《文汇报》头版一条消息云,“中国农工民主党第一次全国干部会议(1930年)会址”授牌仪式昨在沪举行,该党中央及京沪党、政要员多人悉数出席,……地点就在淡水路。民主党派能获等同中共规模的待遇,我说我想去看看,班长也同意。于是下午分头乘车赶往淮海路淡水路原比乐中学门口,一点半时两人碰到了头。

淡水路332弄1号。我们边说边向南行。过了兴安路、太仓路、兴业路、自忠路、复兴路,至合肥路不到一点的地方,右手边见一条宽敞的弄堂。那个1号已修葺一新,看起来是一幢简式的花园洋房,花园沿街一边还有漂亮的铁花大门。那块用石料制作的会址铭牌就拴挂在人行道旁的楼墙上。 仅此而已,并未象中共一大、二大会址那样设为展馆对外展示,因为这里仍为卢湾区工商联办公用,而且三层阁的窗口还看到有住家晾晒的衣物。 报上这则消息还称,“昨日邓演达铜像同时揭幕。”——邓是著名的国民党左派,27年后与蒋决裂。30年邓主持的这一次“一干会”上正式成立了“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此临委会即是后来的农工民主党之前身,所以邓被称为“国内成立最早的民主党派—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邓后来被蒋逮捕,就在静安寺附近的愚园路,蒋一再劝降未果,于是杀其于南京。 邓的半身像就放在花园里,花园实在小,显得有点局促。我们是隔着院门瞻仰的,形象很年青,被害时仅36岁。 有一点感想:以前看一大、二大会址时也想到过,不少民主党派也是反帝反封建一路过来的,是否也有铭记历史发扬传统的需要?念头一闪自己也觉得荒唐,但现在是实现了。执政党能放下身段,心胸开阔,与盟友圆桌围坐,不啻是一种政治清明的表现。 稍有不明白的是,会址铭牌确是新制的,上面的日期亦是报载的“12月3日”,就是那个年份,班长发现被记作是“2007年”,是两年前就已经有此意向並作了决断?(刚开完17 大,)那又怎么延迟了两年至今才正式挂出?有点费解。

拍完了照,就往回走,去看隔壁马当路上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走回到复兴路上向东,看出去不禁有点气馁:淡水路以东,复兴路北面的一边基本都已经拆齐了,一直到大约济南路口,所有的地块不是已建成新楼,就是拆平了正处待建中;又因为复兴中路也轮上要拓宽了,此段正值施工中,于是就尘土漫天飞扬,以前的那种梧桐幽幽的情致是无处可寻了。 马当路口北上,306弄,就是那个“旧址”。藏处于一条普通的弄堂里,占据了三个门洞,前后左右都与民居杂处,看起来很有点奇特。这里是售票参观,我看班长没有要入内的意思,也就只看看外观:典型的石库门房子,二楼居然有阳台,只是阳台栏杆与底层天井里的门窗齐,并不突出;阳台已被后来新做的木窗封闭,露在外面的栏杆似乎表现出一点点异国的风格。 这个纪念地有点特别,一般市民和游客并不太关心,只有一批批韩国客人虔诚地将其奉为圣地。已经有过三届总统前来观瞻,马当路上也总是停满国旅的大巴。 奇怪的是,听说从来就没有一个北朝鲜人来此参观。你说历史吧,甲午海战清廷失利后,日本占领了整个朝鲜半岛,临时政府设在此地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朝鲜民族尚无北韩、南韩之分,难道现在的北朝鲜就完全无视当时有这样一个坚持抗日的流亡政府曾经存在?我们倒是知道有这样一位勇士叫尹奉吉的,与沪上的锄奸团合作,在32年4月的虹口公园里,成功地投弹炸死了正在狂妄地庆祝第一次凇沪战争军事胜利的日军总司令及多名高官,自己则舍生取义,他来自南韩,——在他,是彰显了高丽民族的抗暴精神,同时又有力地帮助了同样在抗日的中国人民。

旧址参观毕,我们向北走上自忠路,继续朝东,去看东台路上的古旧市场。沿途是“新天地”的南沿,太平湖的湖畔,周围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档楼盘,真的是个个都美伦美奂。卢湾区政府这几年在城市规划、建设上的劲头可以说是到了极致的地步,依托淮海路的优势,在西藏路和重庆路东、西之间,由淮海路向南至复兴路,是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吃,至今除了东台路吉安路那一带,几乎已无可拆之处了。东台、吉安也是早晚的事,迟早会一直拆到老西门的边上。之后,可以想见,还会向更南的合肥路、建国路推进,再然后,会是陆家浜路。上海哪个区都没有这么多的可用资源,本来是最袖珍的一个区,改造任务也属于繁重趋前,现在倒是众多的高档楼盘层出不穷,结果成了最最风光的区了。

顾盼和留连中,班长指给我看北面远处那两座在建高楼,说是因为迪拜债务危机而停工了。远远望去,着实好看呢,等回过头来再走近去看吧。

东台路到了,这个市场南面延至复兴路,北边一直伸到太仓路,东面西藏路那里也有一个牌楼可引领进来。两边沿街的店铺再加上街沿下的亭子、摊位,是一个接着一个挤得满满当当。因为陈放的都是古、旧物件,整个市场的色调就是暗红、暗金和暗青色。一下子浮现出张、张、王出演的《八月槐花香》以及最近张博、李幼斌的《雾里看花》里的故事和场景,脑海里飞快地蹦出来“官窑”、“高仿”、“捡漏”、“打眼”等字眼。我和班长嘻哈着捡看一件件稀罕之物,一会儿说这件是真的,一会儿指那个是假的,笑得是前仰再加上后翻,肚皮痛死,——我等能有何种眼力,敢妄出此言?不过是久闻市场盛名,终于到此一游罢了。

往北走出市场,踏上太仓路,朝正处西方的那两座高楼踱去。那楼还别说,确实真是漂亮,暖暖的粉色,别致的窗形宛然有一种中东的风情,又正好被夕阳照着,楼墙外就好象缀满了一堆亮片。这两座楼都呈扇形,並蒂般坐落在顺昌路口过去一点,外形极简约,装饰也不繁复,门厅以及坡道却极庞大,故显得气派。可惜近处都被围上了,也未见有施工铭牌可以看到项目名称、开发商公司。这里已属“新天地”的地界,向邻近大楼的外场保安了解,回答却听起来不知所云,班长还怪我“问他们还不是多问”。此楼究竟有何背景,怎么迪拜那边的危机就会波及到这里的它俩?直到回来上网搜索,也没有找到答案。

淮海路就在近旁,我们还想最终去老西门,于是沿淮海路朝东,到西藏路再右转。淮海中路东段的景象已与三、五年前大不一样,不仅两边楼宇的建造已悉数完成,街上的人气也与中段那里不相上下了。经过连卡佛这里的时代广场,纷纷点点的圣诞灯饰已开始竞相

闪烁了。

终于到老西门了。昔日沪渎老城之西部门户,如今尚能饭否?我站在复兴路与中华路的交叉路口,还是有点感慨的。这里应该是原先的地标位置,至今东南角文庙这一块依然健在,不过街角那幢“全泰服饰大厦”,是属于还想得起在何时看着建造起来的那种;东北角原来的“第八百货商店”,外立面翻新后已换作他用。 其他几只角,不是已经新楼耸立,就是被荡平后且喘息中。原来有邮局和“乔家柵”的那一块,推倒后土地尚在平整,那里原来有多条短小、曲弯的小马路,风情很是特别,将来新楼盘完成后,保不齐这些路就不复存在了。以前过年时赶来“乔家栅”挤着买糕团的情形,现在想着还很兴奋。最新的事件是:原来这路口中华路路中央的岛形建筑刚刚被拆除,场地都还未及整理,这里原来有一家“老大房”,还有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珍稀的“省版书店”。

我们在“大富贵”用晚餐。这家始于光绪七年的老店,底楼的点心一贯味美又价廉。我们还添了一些该店口碑不错的熟菜,复又要了啤酒。在温暖的灯光下,我和班长促膝对饮,缓缓交谈。班长刚才经过外面的工商银行,忆起了刻骨铭心的前事,着实让我为之震撼,和动容。我们都想起父辈的往事,我们也回忆过往的生活之不易,我们还谈到各自的孩子在外面的努力打拼,……磊磊的坦诚,彼此被对方所感动,绵绵的友情在心里蔓延。

这天的行程只有一项没有完成,想看看文庙大殿、后面的书市,和边上的敬业中学,太晚了,关门了。 和班长一同乘911沿淮海路回家。我提前在陕西路站下来换乘。一出车门,骤然就跌入了灯海,被人流推着向前,……。

  分类导航
上海  
  最新文章 火车查询 特价机票 电子地图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注意和提示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购物特产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交通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住宿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美食美味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上海的那些老洋房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老上海的街道推介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实用行程设计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主要景点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你是一个不夜城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初访先了解上海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实用信息参考  
  •  
  • 光阴故事上海旅游攻略之最需体验的几件事  
  •  
  • 旅行上海古城墙游记攻略 
  •  
  • 忙里偷闲赏豫园秀色湖心亭茶楼香飘万里 
  •  
  • 去上海游世博省力省钱全攻略 
  •  
  • 乘地铁明星上海全市旅游攻略 
  •  
  • 上海世博旅游一日7馆走通透 
  •  
  • 世博两天游注意事项总结含中国馆 
  •  
  • 上海世博体验游走世博园归来个人经验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6-2019 旅游攻略 乐享旅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搜集自网络,如您发现本网站某部分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